铃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10|回复: 2

中国的计划生育合理吗 长期国策公平吗 侵犯了公民的基本生育权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5 08: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项错误的政策,正确的做法是立即废除。违背基本人性的限制性政策,必然导致种种不公现象并对社会造成严重伤害。阻碍政策的改变,用制造更多的不公平,酿就更大的伤害,来“维持”对受害者的所谓“公平”是错上加错,更是对社会基本公义原则的蔑视。按这种逻辑,任何不公平的事情都应该持续下去:如果废除劳教制度,这对以前被劳教的人不公平;如果废除奴隶制度,这对以前被奴役的人不公平。如此逻辑,公义何在?
限制生育的政策,侵犯了公民的基本生育权,征收社会抚养费违背了基本的公平原则。人是社会的负担,更是贡献者,而且贡献平均会大于带来的负担,否则人类社会不可能进步。多出生的孩子在成年前占用更多的公共资源,但他们成年之后也会创造更多的公共资源。
------------------
计划生育造成百万失独家庭 制造社会不公
2014年12月2日,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宋树立就社会抚养费问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不会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她给出的理由是,这对响应国家号召、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群众不公平。
我们曾撰文从各个方面论述,中国目前面临的人口危机不是孩子太多,而是生育意愿太低,即使全面放开都无法维持民族的正常繁衍。生育限制不仅制造各种社会问题,严重恶化中国的人口形势,更威胁中国的未来。现在需要的是全面放开生育,并让普通家庭,愿意生孩子,生得起孩子,养得起孩子。
针对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俗称超生罚款),我们列举了其法理上的严重缺陷,并建议在就人口政策方向性问题作出重大决定之前,暂停征收社会抚养费,冻结已经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同一天,黄细花等6位全国人大代表历数社会抚养费的种种弊端,更是建议立即取消社会抚养费。这些声音得到了民意的普遍支持。
卫计委发言人对社会抚养费的法理缺陷和实施过程中的各种问题避而不谈,却用“公平”来作为回应批评的挡箭牌和继续征收的借口,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生育限制的理由五花八门,虽然没有一个站得住脚,但多少还有些似是而非,也许令常人迷惑,但“公平”实在是距离生育限制政策和社会抚养费制度最远的一个词汇。
针对卫计委的“公平”论,我们不禁要问:
我国加入的国际公约明确规定,所有夫妇和个人都有自由和负责任地决定生育数量和间隔并为此获得信息、教育和手段的基本权利。社会抚养费制度却把这种基本权利变成了需要用金钱来赎买的特权。富裕者交钱可以多生,贫穷者按意愿生育却可能被逼得家破人亡。如此区别对待不同家境者,何来公平?
在社会养老体系下,父母仅是养育孩子的付出者,而孩子将来支撑的却是整个养老体系,受益的是全社会。多生的父母以自己的付出给将来的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却因此受到处罚。如此对待更大贡献者,何来公平?
按字面理解,社会抚养费应该是社会用来抚养孩子的费用,但实际却是计划生育部门从那些真正抚养孩子的家庭手中,强行征收而来挪作他用的钱财。这是在抢夺孩子的奶粉钱、玩具钱、书本钱。如此对待最需要呵护的孩子,何来公平?
生育限制政策因地区、城乡、民族而不相同。这个省的农村夫妻生女儿的可以再生,那个省却不可以;大部分农村地区生女儿的可以再生,城里却不可以;这个民族可以生两个甚至更多孩子,那个民族却不可以。如此区别对待出身不同的民众,何来公平?
大部分农村地区的政策规定,先生女儿后生儿子的家庭,不用缴纳社会抚养费;但先生儿子后生女儿的家庭,就必须缴纳社会抚养费。如此区别对待同是一儿一女的家庭,何来公平?
大部分地区的政策允许第一个孩子出生,却惩罚第二孩子的出生,更加倍惩罚后面的孩子,让很多“超生”的孩子从小就被认为是多余的人。如此区别对待同父同母的不同手足,何来公平?
在现行生育限制政策下,在民营企业工作的夫妻多生孩子,缴纳社会抚养费就可以了,但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夫妻多生孩子,不仅要缴纳社会抚养费,还要被开除公职。如此区别对待不同职业背景者,何来公平?
外国公民在中国可以生育任意多个孩子,他们的孩子同样享用中国的资源,享受中国的服务,但本国的夫妻却不可以多生。如此歧视自己的国民,何来公平?
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养多少猫,养多少狗没有限制,但为自己家庭也为国家和民族,养育更多的孩子却要受到惩罚。无数胎儿因为生育限制政策被迫堕掉。如此对待同类的婴儿,何来公平?
新近实施的“单独二孩”政策规定,“单独”夫妻可以生二孩,非独夫妻却不可以生育二孩,意愿能否实现竟然取决于父母的生育状况。何况,目前生育要求最紧迫的是70后女性,错过一年就可能让无数人抱憾终身,很多人最终会成为失独家庭而遭受天伦之灾。如此区别对待单独和非独夫妻,何来公平?
生育限制政策下的“一胎化”造成的失独家庭已达百万之众,并且最终会上升到千万之谱。这些家庭很多是在胁迫下违背自己的意愿而放弃生育更多孩子,换来的却是风烛残年,悲苦半生,这种灭顶之灾岂是每月区区几百元的补助能够弥补的?因为持续表达他们的诉求,一些失独家庭甚至成为地方的维稳对象。如此对待失独家庭,何来公平?
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是实施生育限制的政治手段。在这个制度下,不管主政者在其他方面的工作多么出色,只要其在限制民众生孩子方面出力不够,所有工作成绩就会被“一票否决”。如此对待于民有功者,何来公平?
计划生育考核与整个单位所有人员的执行情况挂钩,所谓“一人超生,全体受罚”。这根本就是一种有悖于现代基本文明准则的连坐制度。如此惩罚无关人员,何来公平?
尽管背后的各种理由现在看来无一成立,生育限制政策最初的动机还是为国为民。但这一政策实施到现在,其错误和荒谬已昭然若揭。计划生育部门维护其自身存在性和部门利益似乎成了继续这一政策的唯一动力。为此,计划生育部门和与其密切相关的人口学家长期使用不当数据误导公众,一再拖延改革。这种将部门利益凌驾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的行为,败坏了整个政府的公信力,更是给财政、社保、公安、民政、国防等各个部门留下各种难题。对这些背黑锅的政府部门而言,何来公平?
无论是人类历史上,还是世界范围内,自主生育几乎都是常态。为了某些学者现在看来完全是臆想的假设设定上限来限制生育,阻止上亿孩子来到人间;这些学者根本就没有专业知识和学术能力来分析人口与发展的复杂关系,其假设之荒唐,论证之粗糙触目惊心。如此低劣的学术研究竟然可以破坏无数家庭的幸福,何来公平?
实行严厉的生育限制,征收社会抚养费是特定历史时期,认识不清、判断失误的产物。在中国已经陷入严重低生育率状态,并面临由此带来的种种灾难性后果,以及这一政策已经制造了无数冲突和悲剧的当下,继续这一政策是在制造更多的不公平,酿就更大的伤害,并让未来的局面更加积重难返。
一项错误的政策,正确的做法是立即废除。违背基本人性的限制性政策,必然导致种种不公现象并对社会造成严重伤害。阻碍政策的改变,用制造更多的不公平,酿就更大的伤害,来“维持”对受害者的所谓“公平”是错上加错,更是对社会基本公义原则的蔑视。按这种逻辑,任何不公平的事情都应该持续下去:如果废除劳教制度,这对以前被劳教的人不公平;如果废除奴隶制度,这对以前被奴役的人不公平。如此逻辑,公义何在?
限制生育的政策,侵犯了公民的基本生育权,征收社会抚养费违背了基本的公平原则。人是社会的负担,更是贡献者,而且贡献平均会大于带来的负担,否则人类社会不可能进步。多出生的孩子在成年前占用更多的公共资源,但他们成年之后也会创造更多的公共资源。
凡上述理由,如果卫计委真的在乎“公平”,就请上书中央,立即取消生育限制,停止征收社会抚养费,同时把已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全数退还给被征收者。
上文作者:梁建章(财新网“人口与经济”专栏作家,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黄文政,由零三网(www.ringsunny.com)转载,其观点不代表零三网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